手机棋牌游戏龙虎的个人经验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vbfatj.icu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故都的秋分析

 

課文研討

一、整體把握

本文是現代散文中的名篇,感情濃厚,意味雋永,文辭優美。由于本文的寫作離今天已經久遠,學生要充分把握文中的意蘊和情味可能有些困難,所以應當先作些作者情況和背景介紹,并提示學生誦讀,宜慢不宜快,認真體會景物描寫所蘊含的思想感情,當讀到作者直接抒懷時更要認真感受作者的心意、情懷。要注意課文的文眼,即“可是啊,北國的秋,卻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此句提綱挈領,籠罩全篇,更要認真領會,循此線索整體把握文章大意。

文章開頭和結尾都以北國之秋和江南之秋作對比,表達對北國之秋的向往之情。中間主體部分,按照“清”“靜”“悲涼”的三個層次,逐一描繪故都的清秋景色。共有五種景況,即清晨靜觀,落蕊輕掃,秋蟬殘鳴,都市閑人,勝日秋果;最后以議論收尾,進一步贊頌北國之秋。首尾照應,回環往復;中部充分展開,酣暢淋漓。

作者將苦澀的“品味”與生動的景物描寫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一種特殊的神韻。他不寫故都皇家宮殿、園林,也不寫遠近郊區眾多優美的自然風光,那些景致雖然也代表了故都的特色,但似乎離老百姓生活很遙遠。他只是依憑一個普通文化人士的眼光來觀察和體驗故都之秋,他筆下的秋味、秋色和秋的意境與姿態,都籠罩著一層濃厚的主觀色彩。例如寫“租人家一椽破屋來住著”,“在破壁腰中,靜對著”藍色的牽牛花,從尋常景象甚至破敗景象中看出、體驗出美來。寫“北國的槐樹”的落蕊,“腳踏上去聲音也沒有,氣味也沒有,只能感出一點點極微細極柔軟的觸覺”,寫“灰土上留下來的一條條掃帚的絲紋,看起來既覺得細膩,又覺得清閑,潛意識下并且還覺得有點兒落寞”。這些細膩而獨特的感受、憂郁而優美的情懷,恐怕只有郁達夫這樣一個具有士大夫傾向的讀書人才能體驗得到,才能表現得這樣細膩而深刻。最能表現情景交融的是“清”“靜”“悲涼”的描述。“清”“靜”,既是對客觀景物特點的描寫和總結,又是作者內心的感受;“悲涼”,則更多的是作者的主觀感受,與景物既有聯系又無必然聯系(因為感秋可生悲也可生喜,悲者也未必從秋景得來)。“清”“靜”是大多數散文家能感悟得到,寫得出的,未見得奇妙,而“悲涼”則屬于郁達夫一人獨有,最見奇妙。總之,本文情意濃厚,以抒發內心感受為主,寫景并不像其他作家的散文那樣占有很多篇幅。在這一點上可與《荷塘月色》對比,《荷》文寫景似用工筆,精描細繪,景物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情為景所掩藏;本文則略于寫景,盡力抒情,更給人以厚重感。

“故都”兩字指明描寫的地點,含有深切的眷念之意,也暗含著一種文化底蘊;“秋”字確定描寫的內容,與“故都”結合在一起,暗含著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相融合的一種境界。題目明確而又深沉。本文通過對北平秋色的描繪,贊美了故都的自然風物,抒發了對故都之秋的向往、眷戀之情,并流露出憂郁、孤獨的性格。在把握本文主旨時,要注意理解作者思想感情中的時代精神。社會風云和個人遭際在作者心里投下陰影,以致對故都清秋的“品味”不免也夾雜著一些苦澀。

二、問題探究

1.文中有哪幾處景物描寫?這些描寫各有怎樣的特點?

本文直接描寫景物的語句不多,但都是極其精彩的,而且飽含作者的深情。試舉幾例:

……早晨起來,泡一碗濃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綠的天色,聽得到青天下馴鴿的飛聲。從槐樹葉底,朝東細數著一絲一絲漏下來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靜對著像喇叭似的牽牛花(朝榮)的藍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覺到十分的秋意。

這里寫了視覺形象、聽覺形象。景物寫得非常細致,如“一絲一絲漏下來的日光”“像喇叭似的牽牛花(朝榮)的藍朵”;也寫了觀景、賞景的心態、動作,如“細數”“靜對”,透露出悠閑、愜意。總起來說,表現了作者熱愛故都之秋的情懷。

北國的槐樹,也是一種能使人聯想起秋來的點綴。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種落蕊,早晨起來,會鋪得滿地。腳踏上去,聲音也沒有,氣味也沒有,只能感出一點點極微細極柔軟的觸覺。

這里寫了視覺形象、觸覺形象。花鋪滿地,寫視覺形象;腳踏花地,是觸覺感受。寫觸覺,給讀者以逼真的感受。這里寂靜無人,斯人獨徘徊,無人可與交流,便只有與自然相交融。揣摩作者的心境,大約是欣喜的,又是寂寞的。

在灰沉沉的天底下,忽而來一陣涼風,便息列索落的下起雨來了。一層雨過,云漸漸地卷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陽又露出臉來了……

這里的寫景不拖泥帶水,一句一景,寫出了北國清秋之雨忽來忽去的情景。云的景象、雨的陣勢,寫得活靈活現,說明作者觀景非常細致。

2.為什么以“南國之秋”作對比?

開篇提到“江南,秋當然也是有的”,結尾提到“南國之秋,當然也有它的特異的地方的”,并作了適當的展開,以此與北國之秋作對比。對比的目的非常明確,即抑彼揚此,北國之秋勝于南國,是作者的主觀感受,表達作者對故都之秋的熱愛。這種感受既來自空間的對比(南北兩地),也來自時間的積累(“已將近十余年了”)。

3.為什么寫“都市閑人”?

這里寫的不是上流社會人士或文化人士,而是平民,即“著著很厚的青布單衣或夾襖的都市閑人”。為什么讓他們作為故都人的代表?可能是他們的形象更有地方特點,而且作者覺得與他們更親近,表現出作者的平民意識,似乎也能讀出作者很希望能像“都市閑人”那樣過無憂無慮的生活。

4.本文是寫景文,為什么插入對寫秋詩文的議論?

作者似乎要創造一種文化氛圍,于自然氣息之外再添一重文化氣息,與“故都”題旨暗合。從行文章法上看,這里宕開文筆,縱橫議論,顯出深厚的文化底蘊和開闊的思路。

5.本文多處使用排比,它們具有什么樣的表達效果?

文中有許多并列句子或短語,具有工整、雅致之美,抒情味很濃厚,朗讀起來又具有音韻之美,顯示出作者很強的語言駕馭能力。現摘錄一些并稍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味。

“卻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三個短語精要地概括了全文的意旨,既有順暢的氣勢,又有抑揚頓挫的聲韻之美,后面的“來得悲涼”似乎應該比前面兩句更舒緩而深沉。也許主張語言簡潔的人會覺得“卻特別地來得清、靜、悲涼”更好,可是這樣一來,排比的氣勢就沒有了。

“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和姿態,總看不飽,嘗不透,賞玩不到十足。”此句前后都采用排比的寫法,從不同的方面說南方之秋無可欣賞之處,反襯北國之秋的美好。頓挫分明又氣勢連貫,表情達意非常充分。

“總要想起陶然亭的蘆花,釣魚臺的柳影,西山的蟲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鐘聲。”這些描寫性的名詞短語,一個短語就是一幅畫面,展現出生動的美景,成為“故都的秋”的美妙意境的重要組成部分。作者神往之情溢于言表。

“北方的秋雨,也似乎比南方下得奇,下得有味,下得更像樣。”這是近于口語的文字,好像作者津津樂道的樣子就在眼前,充分地表達了贊美之情。

“正像是黃酒之與白干,稀飯之與饃饃,鱸魚之與大蟹,黃犬之與駱駝。”這是說理性的語句,但是以具體事物來說明,生動形象,饒有趣味。

本文不是很長,但排比句很多,說明作者非常喜歡運用這種工整、雅致的語言,而且運用起來非常妥帖恰當,全無生硬之感。

關于練習

一、朗讀課文,說說作者選取了哪些景物,寫出了故都的秋怎樣的特點;另外,從哪些句段中,你感覺、體察到了作者所謂的“悲涼”?你如何看待這種“悲涼”?

設題意圖:引導學生整體把握全文,并提取文中的精要,即生動的景物描寫和深沉的情感抒發。既要分別品味寫景和抒情,又要將二者結合起來看,看出景中有情、寓情于景的特點。如何看待這種“悲涼”,要求學生充分地表達個人見解,只要言之成理就應鼓勵。

參考答案:

作者選取了故都之秋的富有特征的景物,如秋晨民居小院所見的“很高的碧綠的天色”,青天下的“馴鴿”,槐樹葉底“漏下來的日光”,破壁腰中的“牽牛花”,“幾根疏疏落落的尖細且長的秋草”,早晨鋪得滿地的槐樹“落蕊”,被稱作“北國的特產”的衰弱的“秋蟬”,又奇又有味的“北方的秋雨”以及雨后話秋涼的“都市閑人”,北國的“棗子樹”和其他鮮果,等等。寫出了故都之秋的“清”“靜”“悲涼”的特點,“清”與“靜”相近,都以描述景物的客觀特點為主,而“悲涼”則以描述作者對故都之秋的主觀感受為主。

體現作者“悲涼”情懷的句段大致有:

“……看起來既覺得細膩,又覺得清閑,潛意識下并且還覺得有點兒落寞,古人所說的梧桐一葉而天下知秋的遙想,大約也就在這些深沉的地方。”──隱隱地透出悲涼的感覺和心境。

“秋蟬的衰弱的殘聲,更是北國的特產……”──作者聽到的仿佛是悲涼之聲,顯然含有悲涼之情。

“有些批評家說,中國的文人學士……”這一整段都帶有悲涼之情,可以集中體會這些語句。

還可以參考“整體把握”和“問題探究”中的有關說明。

二、在下面的兩段文字里,作者調動了聽覺、視覺和觸覺來感受故都的秋,使寫景狀物有聲有色、有動有靜,并融入了深沉而細膩的感受、情思。細細品味,做一些圈點勾畫、評議賞析。

1.在北平即使不出門去吧,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來住著,早晨起來,泡一碗濃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綠的天色,聽得到青天下馴鴿的飛聲。從槐樹葉底,朝東細數著一絲一絲漏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靜對著像喇叭似的牽牛花(朝榮)的藍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覺到十分的秋意。

2.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種落蕊,早晨起來,會鋪得滿地。腳踏上去,聲音也沒有,氣味也沒有,只能感出一點點極細微極柔軟的觸覺。

設題意圖:品味文中精妙語言,體會作者的思想感情和語言創造才華。可以不受“研討與練習”的局限,鼓勵學生品味更多的有意味的語言。

參考答案參見“問題探究”。

三、你讀過哪些描寫秋天的詩文?你最喜歡其中的哪一篇或哪幾篇?向同學介紹這些詩文,并就你最喜歡的詩文做簡要的賞析。

設題意圖:這是遷移、拓展題,旨在引導學生認真做好課外閱讀,豐富文學素養,并提高鑒賞水平。此題的自由度比較大,可以口頭評價、賞析,也可以寫賞析文章。意在培養學生的鑒賞能力和創新精神。

參考答案:

(略)。

教學建議

一、提倡朗讀

要帶著美好的感情來讀,最好是朗讀。朗讀要聲情并茂,抑揚頓挫,就像朗讀者自己在抒發感情一樣。一些優美的語句、精警的段落,最好能熟讀成誦。朗讀盡量讀出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的“原味”來,盡量與作者的心靈貼近,與作者感情產生共鳴。

二、揣摩精警語句

從有關資料和文章本身看,本文的寫作是一氣呵成的。作者沒有特意雕琢字句,但優美的、精彩的語句很多,值得認真品味。例如開篇說“可是啊,北國的秋,卻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除作為文眼的意義外,還可以進一步品味其中的深厚意味。不妨試作簡省:“可是,北國的秋卻特別地來得清、靜、悲涼。”稍作改動,意思一點沒變,可意味、情味大變,可見作者用語的精心,在文章起始就定下一個濃厚的抒情色調。一些字詞也很見功力,如“想飽嘗一嘗這‘秋’”“朝東細數著一絲一絲漏下來的日光”“云漸漸地卷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陽又露出臉來了”。

三、消除時代隔閡

由于寫作年代久遠,作者抒發的思想感情學生感受和理解起來可能有些困難。困難主要是一些“負面”情感難以理解。如“清”“靜”好理解,“悲涼”就不好理解。也許在學生看來,“清”“靜”是“正面”的感受,與之相應的該是“悠閑”“欣喜”之類“正面”情緒、情感,所以“悲涼”好像是“清”“靜”之后的一大轉折。可以提示學生,在20世紀30年代,中國社會連年戰亂,民生凋敝,讀書人也衣食無所安,居無定所。為了謀生,郁達夫輾轉千里,顛沛流離,飽受人生愁苦與哀痛。他描寫自己心中的“悲涼”已不僅僅是故都賞景的心態,而是整個的人生感受。這種感受在郁達夫的其他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也時有流露。

有關資料

一、作者簡介

郁達夫(1896—1945),原名郁文,幼名蔭生,浙江富陽人,1896年12月7日生于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達夫3歲喪父,7歲入私塾啟蒙,從小熟讀唐宋詩詞和小說雜劇。1911年開始創作舊體詩并向報刊投稿。1912年夏考入之江大學預科,不及半載因參加學潮被校方開除。翌年進入杭州蕙蘭中學,因絕望于教會學校的奴化教育,遂回家閉門苦讀。

1913年9月隨長兄郁華赴日留學,1914年7月考入東京第一高等學校預科,開始接觸西洋文學,并開始嘗試小說創作。1919年7月進入東京帝國大學經濟學部。1921年6月,與郭沫若、成仿吾、張資平等人發起成立了創造社。7月第一部小說集《沉淪》問世,對當時文壇產生巨大影響。其中小說《沉淪》為其代表作,深刻地表現了受壓迫的留日學生的苦悶與彷徨,并塑造了一個性格憂郁和心理變態的青年形象,具有強烈的反舊禮教色彩。1922年3月《創造季刊》創刊,主編第1期。同年7月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后回國。

1923年5月,《創造周刊》創刊。同月發表《文學上的階級斗爭》,引起廣泛注意。7月發表小說《春風沉醉的晚上》,為我國現代文學史上最早表現工人形象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之一。同年小說詩歌文學作品集《蔦蘿集》出版。1923~1926年先后在北京大學、武昌師大、廣東大學任教,主編《創造月刊》《洪水》半月刊。1927年1月因發表政論《廣州事情》引起創造社內部爭論,從而聲明退出創造社。1928年春秘密加入太陽社,9月在魯迅支持下主編《大眾文藝》。1930年作為發起人在上海成立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同年3月發起成立中國左翼作家聯盟。1932年2月與魯迅、茅盾等聯合發表《上海文化界告世界書》。同年12月小說《遲桂花》發表。1933年4月移居杭州后,寫了不少山水游記和詩詞,其中游記尤為出色。1935年發表《出奔》,描寫尖銳的階級斗爭。1938年在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成立大會上當選為常務理事。

1938年12月攜妻兒抵新加坡,主編《星州日報》等報刊副刊,發表大量戰斗性很強的政論、短評和詩詞聲援抗日斗爭。1942年5月由于日軍進逼撤至蘇門答臘的巴爺公務,化名趙廉。曾被日軍強迫任翻譯七八個月之久,在此期間暗中保護和營救了不少印尼群眾和華僑。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被日本憲兵秘密殺害,年50歲。

郁達夫的文學活動貫穿了從五四運動到抗日戰爭的幾個重要革命時期,從最初表現青年的苦悶開始,逐漸擴大到反映勞動人民的不幸,以至描寫革命風暴的到來。他是一個愛國主義者,也是一個跟隨時代一道前進的作家。他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真實而深刻地反映了他那個時代的部分精神面貌。在藝術上,則側重于表現自我,帶有較濃重的主觀色彩,既有表現對舊社會的抗爭與憤激的直抒胸臆,也有坦率的自我暴露、病態的心理描寫、悒郁感傷的心靈傾訴,形成感情意味濃厚的浪漫主義傾向。

(選自《郁達夫》,華夏出版社1997年版)

二、關于我父親的《故都的秋》(郁飛)

《故都的秋》寫于50多年前的1934年,選入中學語文課本總也有五十年上下了。一代代的青少年大約都是從這篇寫景文字接觸郁達夫其人的吧。

1934年7月杭州酷熱,父親和母親便帶了才六七歲的我上青島去住了一個月,隨后又去當時的故都北平。在他后來發表的《故都日記》里,8月16日的最后一段是:“接《人間世》社快信,王佘杞來信,都系為催稿的事情,王并且還約定于明日來坐索。”17日的頭一句又是:“晨起,為王佘杞寫了兩千個字,題名:‘故都的秋’。”可見還是編者的函索坐索逼出來的急就章。急就之章能寫得這樣雋永而有情致,就不能不靠平日的功夫,即細致的觀察和深入的體會了。

從起頭一段往下看,寫秋意,秋季的院落,寫槐樹,秋蟬,秋雨,寫果樹,寫悠閑的北平市民對答的神態,若非平日的觀察體會深深印在腦際,是決然寫不出這樣看似信手拈來的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來的。寫此文的頭一天,8月16日,日記的開頭便說:“今天是雙星節,但天上布滿了灰云。晨起上廁所,從槐樹陰中看見了半角云天,竟悠然感到了秋意,確是北平的新秋。”可見他隨時隨地都在體驗環境。第二天早晨他提筆就寫《故都的秋》,同前一天清晨的感觸怕是不無關系的吧。這種功夫或者也就是魯迅先生要求于有志寫作者的頭一條吧:“留心各樣的事情,多看看,不看到一點就寫。” (《答北斗雜志社問》)要活得有意義而不渾渾噩噩地過一輩子,是不是人人都應以此為修養目標之一呢?

其次,若沒有對故都北平的摯愛,也不會寫出這樣的文字。父親一生短短的49年中從未在北平久住,但是在此文的姐妹篇《北平的四季》(1936年)中吐露了對古都的感情:

“中國的大都會,我前半生住過的地方,原也不在少數;可是當一個人靜下來回想起從前,上海的鬧熱、南京的遼闊,廣州的烏煙瘴氣,漢口武昌的雜亂無章,甚至于青島的清幽,福州的秀麗,以及杭州的沉著,總歸都比不上北京──我住在那里的時候,當然還是北京──的典麗堂皇,幽閑清妙……

“北平的人事品物,原是無一不可愛的,就是大家覺得最要不得的北平的天候,和地理聯合上一起,在我也覺得是中國各大都會中所尋不出幾處來的好地……

“五六百年來文化所聚萃的北平,一年四季無一月不好的北平,我在遙憶,我也在深祝,祝她的平安進展,永久地為我們黃帝子孫所保有的舊都城!”

在國難深重的當年,父親自己一程程南去,再沒有重踐斯土,卻這樣遙祝故都的無恙。如今外敵早已逐出,又成為首都的北京也已進入現代化新時期。當初的風貌所剩無幾,燕都歷程上的一個個時代只有到大量《故都的秋》一類的記述里去領略了。

1989年12月27日杭州

(選自《作家談高中語文課文三編》,四川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

三、《故都的秋》的畫面美和音樂美(黃清華)

1934年7月,郁達夫“不遠千里”從杭州經青島去北平,再次飽嘗了故都的秋“味”,并寫下了優美的散文──《故都的秋》。作者在對北平秋的“色”“味”“意境”和“姿態”的描繪中,寄寓了眷戀故都自然風物的情愫和對美的執著追求,流露出一種沉靜、寡淡的心境。語言清新淡遠,蘊含著色彩感和韻律美,體現了郁達夫散文的獨特個性和美學價值。

由主觀感受和客觀描繪的統一而形成的和諧的色彩感和畫面美,是《故都的秋》的第一個特色。

色彩,作為美學上的概念,具有兩個方面的內容:自然界的萬事萬物,無不帶有自身的某種色彩,我們不妨稱它為客觀色彩;客觀存在反映到人的意念上來,它的色彩便帶有一定的主觀性,我們稱它為主觀色彩。這兩種色彩在郁達夫的筆下交相輝映,相得益彰。

秋天,無論在什么地方的秋天,總是好的;可是啊,北國的秋,卻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

這“清”“靜”“悲涼”,便是故都北平的秋在作家意念之上的總投影,它構成了文章的基調和底色。讀者也許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就全文看,作者意在頌秋,為什么一開始就在讀者感情上涂上一層悲涼的色彩呢?是不是違反了生活的邏輯?不,這種清、靜、悲涼正是故都秋的特色,是作者著力表現的東西,因為這色彩本身就是一種美的表現。劉勰在《文心雕龍·物色》中說:“春秋代序,陰陽慘舒,物色之動,心亦搖焉。”是說人的情感隨外物變化而變化,春景使人暢懷,暮秋令人感傷。具有這種感情色彩的語句,《故都的秋》中,還有很多:

掃街的在樹影下一陣掃后,灰土上留下來的一條條掃帚的絲紋,看起來既覺得細膩,又覺得清閑,潛意識下并且還覺得有點兒落寞,古人所說的梧桐一葉而天下知秋的遙想,大約也就在這些深沉的地方。

秋蟬的衰弱的殘聲,更是北國的特產……

如果說用“細膩”來形容“灰土上留下來的”“掃帚的絲紋”還勉強有點客觀性的話,那“清閑”“落寞”則完全是主觀的、意念上的了。一片飄零的槐葉能打動情意,幾聲秋蟲的哀鳴更足以牽動心魄,這種深遠的憂思和孤獨者的冷落之感,正是郁達夫當時的心境。由于在客觀事物的描繪中融進了作家的情緒,自然要覺得落寞和悲涼,和故都北平一樣,作者的感情上也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秋意。

在評論古人悲秋時,文章寫道:

足見有感覺的動物,有情趣的人類,對于秋,總是一樣的能特別引起深沉,幽遠,嚴厲,蕭索的感觸來的。

將上述富有主觀色彩的詞語匯集起來:清、清閑──恬靜安謐,這是故都秋的“清”;細膩、幽遠──幽靜深邃,這是秋的“深沉”;落寞、衰弱、蕭條──蕭條凄涼,這是秋的“悲涼”。郁達夫用他的情感繪畫出了一幅細膩深沉的主觀意境圖,它構成了文章的骨架。讀者可在對秋色、秋味,秋的意境和秋的姿態的體味中,感受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美的力量。優秀的散文作者,往往注意創造詩一般的意境,但大多在對客觀生活的描繪中完成,郁達夫卻注重從主觀感受上來展示北平秋的特色,恐怕是一般人難以企及的。

如果把以上的主觀色彩稱為“理智的思索”,需要借助讀者的文學素養和一定的鑒賞能力才可完成的話,那么,也可以把《故都的秋》對客觀色彩的描繪稱為“自然的再現”,它直接訴諸讀者的感官。這篇散文,對于自然風物,既沒有濃妝艷抹的涂飾,也沒有對色彩層次的刻意雕琢,只是在生活的底片上稍事點染,便把自然力賦于北平秋天的種種神韻和盤托出給了它的讀者,既映襯出秋的底色,又和諧著文間的基調。你看:

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早晨起來,泡一碗濃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綠的天色,聽得到青天下馴鴿的飛聲……說到了牽牛花,我以為以藍色或白色者為佳,紫黑色次之,淡紅色最下。

這是一幅巨大的畫面,帶有立體的美感。碧綠遼闊的天空作了畫的背景;地面上,五顏六色的牽牛花薈萃成流光泛彩的野花圃;天與地之間,間或出現一兩只白色或瓦灰色的馴鴿,點綴在一大片的空白中間,顯得疏密得體,濃淡相宜,可與天工媲美。坐在院子里的人,手捧茶碗,舉頭望碧空,俯身擷牽牛,耳邊不時傳來馴鴿的飛聲,畫面有靜有動,繪聲繪色,秋的美、秋的情趣完全融合在藍天白花之中。這種清淡中略帶一點“野味”的情調,體現出故都秋的質樸美和原始美。從表面看,作者只是信筆而至的點綴,其實作者對色彩的選配是頗具匠心的。這幅畫面選用的大多是些“冷色”,如青、藍、灰、白等等,以此來顯示深沉、淡泊的特征。若改用紅、黃、橙等“熱色”,就破壞了主觀色彩的協調和統一,沖淡了故都秋特有的風味和精神。它是作家審美觀點在文學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中的反映。

再看對棗樹的描寫:

在小橢圓形的細葉中間,顯出淡綠微黃的顏色的時候,正是秋的全盛時期,等棗樹葉落,棗子紅完……的七八月之交,是北國的清秋的佳日。

這節是以棗子顏色的變化,來寫季節特征的,是從動的角度描繪色彩的。讀者可依靠文中色彩的細微變化展開想像,從而認識事物。很顯然,前面的畫面是由空間的若干色點來組成的。棗子由淡綠到微黃再到紅完,無疑是一條線上的色彩,宛如物理學上的光譜圖,輕度的差異都能分辨出來。若不是對事物觀察得細致,感觸得入微,是難以如此準確表現出來的。

《故都的秋》像一塊晶瑩的玻璃,還透射出了一些不曾著色的顏色,請看:

早晨起來,泡一碗濃茶……

從槐樹葉底,朝東細數著一絲一絲漏下來的日光……

最好,還要在牽牛花底,叫長著幾根疏疏落落的尖細且長的秋草……

西北風就要起來了。北方便是塵沙灰土的世界……

上面幾句,并沒有直接表現色彩的詞句,但由于作者將一些具有某種色彩的特征性事物展示給了讀者,讀者可以根據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的藝術境界,加上自己對生活的觀察體驗,給事物“補”上它的色彩(客觀或主觀的)。不是嗎?透過上面的敘述,人們會在腦海里呈現出金燦燦的陽光和枯黃的小草的形象;看到沙塵灰土的飛揚,讀者也會和作者一樣,生出“朔風動勁草,邊馬有歸心”的冷落荒涼的悲感。文章的內容也在不斷地向內部開拓,逐漸顯示出它的深度。再如“廿四橋的明月”“普陀山的涼霧”“荔枝灣的殘荷”等等,也同樣具有這種特征。

韻律感和音樂美,在《故都的秋》中表現得比較強烈。韻律本是詩歌的專門術語,這里借以揭示這篇散文的詩意美。

關于散文的自然韻律,郁達夫在《中國新文學大系·散文二集·導言》里,作過明確的闡述。他說:“在散文里,那種王漁洋所說的神韻,若不以音律的死律而講,專指廣義的自然韻律……卻也可以有;因為四季的來復,陰陽的配合……無一不合于自然的韻律的。”這就是說,自然萬物的運動都在自覺或不自覺地遵循著某種規律和節奏,這便是一種自然的韻律,作為描繪自然風物的散文,自然是可以具備這一美學特征的。郁達夫寫《故都的秋》時,正是為“良友”圖書公司編選散文二集的前夕,因而這篇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是較好地體現著這種藝術主張的。

先看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對秋雨的描寫:

在灰沉沉的天底下,忽而來一陣涼風,便息列索落的下起雨來了。一層雨過,云漸漸地卷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陽又露出臉來了……

再看對槐樹的描寫:

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種落蕊,早晨起來,會鋪得滿地。腳踏上去,聲音也沒有,氣味也沒有,只能感出一點點極微細極柔軟的觸覺。

讀了這兩段,誰不覺得作者在寫詩?在娓娓的敘述之中,創造了無窮的詩意。首先作者選擇的事物,具有詩意,其中有動(涼風、落雨、云逝)有靜(灰沉沉的天,無聲無息的落蕊),亦情亦景。行文像輕輕飄浮的白云,又像叮咚作響的山泉,自然的韻律和音樂的節奏融化在平靜細膩的描繪中。王漁洋所說的“神韻”也巧妙地蘊藉在“息列索落”的秋雨中,蘊藉在“微細柔軟”的落蕊里,或有聲或無聲,或狀物或寄情,字里行間暗暗地滲透了秋的意味,秋的情調。這是自然界里最美的一種韻律。

詩歌的聲韻和節奏,加強了《故都的秋》的音樂美。“江南,秋當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氣/來得/潤,天的顏色/顯得/淡……”上面三句,結構相同,動詞后面均輔以結構助詞“得”,形式整齊劃一,有一種整體的美感。作謂語的形容詞,“慢”“潤”“淡”,表現的都是平淡細膩的意味。它們又都是響亮的音節。“慢”(màn)“潤”(rùn)“淡”(dàn)聲調相同,前后兩字又葉韻,這樣讀起來聲韻鏗鏘,語勢貫通,具有很強的音樂感。托爾斯泰曾經說過:“一個修飾語用得有力,其結果不但被修飾的詞,而且連動詞甚至插入語也顯得十分強勁有力。”(《論創作》)由于《故都的秋》里很多詞語具有這個特點(如上文的“潤”“淡”等),讀起來顯得很有節奏。再看下面:“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總要想起陶然亭的/蘆花,釣魚臺的/柳影,西山的/蟲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鐘聲。”作者把這些名勝用一個個偏正詞組整齊地排列起來,回旋往復,像一串珠璣那樣,有著明麗輕快的韻律和節奏。

一切景語皆情語。這篇散文“物”“我”之間完美的交融和統一,顯示了作家卓越的藝術才華。它既是對北平秋的客觀描繪,又是作者當時心情的折射,在郁達夫大量的寫景抒情散文中,是很有特色的一篇。

(選自《散文寫作藝術指要》,東方出版社1997年版)

四、著意繪秋景,閑筆出真情(方世教)

古往今來,對于“秋”,或謳歌,或詛咒;或因它而寓之以意,或借它而寄之以情。但時有古今,地有南北,意有深淺,情有厚薄,于是“秋”也就顯示不同的姿、色、聲、味來。郁達夫寫的《故都的秋》,通過獨特的表現手法,表現出了它獨特的風姿,獨特的彩色,獨特的音響,獨特的韻味,獨特的意境。

(一)

《故都的秋》中的“秋”是這樣的秋:“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這秋的早晨,是“很高很高的碧綠的天色,聽得到青天下馴鴿的飛聲”,那鋪得滿地的似花非花的槐樹的落蕊,“掃街的在樹影下一陣掃后,灰土上留下來的一條條掃帚的絲紋……”這秋的傍晚,這到處都是樹的樹底下和到處都是矮屋的墻根底,都能聽到“秋蟬的衰弱的殘聲”……更顯得“奇”“有味”“更像樣”的,那是故都的秋雨:“在灰沉沉的天底下,忽而來一陣涼風,便息列索落的下起雨來了。一層雨過,云漸漸地卷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陽又露出臉來了……”“可不是嗎?一層秋雨一層涼啦!”作者先景后情、景中寓情,閑閑散散地讓讀者體味到:的確,故都的秋,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但故都,也“Golden Days”(即“金色的秋天”)的佳日,那“像橄欖又像鴿蛋似的這棗子顆兒,在小橢圓形的細葉中間,顯出淡綠微黃的顏色的時候,正是秋的全盛時期”。作者如此淋漓盡致地繪秋景、譜秋聲、攝秋實,真實地表達了他對故都的熱愛的感情。作者有意要讀者了解,富于個性的故都的秋色秋聲,更能體會到一種獨特的秋意,更能感受到一種獨特的秋味,以及由諸多成分糅合而成的深情。作者的筆調是那樣明快、清新,又是那樣含蓄、深沉。

《故都的秋》中的這“清”“靜”“悲涼”的特點,不像某些詠秋之作那樣鋪陳許多古剎勝跡,也沒有傳統的帶有“秋”色標記的陳詞套語,而是通過平凡的詞句表達了平凡的秋姿、秋色、秋聲與秋味。在作者的筆下,故都的秋就在故都的每座低矮的家屋內外,就在街道兩旁的槐樹前后,以及高高的天空里。作者雖然在回憶中點數了“陶然亭的蘆花,釣魚臺的柳影,西山的蟲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鐘聲”等故都勝景,但作者著力描繪的是存在于千家萬戶之中的秋姿、秋聲、秋意與秋實,這就使文章的主題更富有生活的情趣。

《故都的秋》是一篇抒情性強而議論成分又較多的抒情散文。所以,文中對于“秋”的形態、神韻的著筆,目的在于表達對故都的眷戀與哀婉之情。作者熱忱地愛故都,愛故都的人民,愛故都的秋天。所以,作者在最后直抒胸臆:“秋天,這北國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話,我愿把壽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換得一個三分之一的零頭。”作者的愛國、愛民與“落寞”“衰弱”的真實感情,融進了故都的以至北國的秋中,因而既獨特,又平凡。讀完全文,我們的確感到:“北國的秋,卻特別地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誠然,南國的“秋”,也是“清”“靜”“悲涼”的,只不過欠“特別”罷了,作者本人當時不正處在這“清”“靜”“悲涼”之中嗎?

(二)

《故都的秋》的確是“清”“靜”“悲涼”的。作者為了通過故都的平凡的秋姿、秋色、秋聲,傳遞他獨特的秋味、秋意、秋情,著意調動了以下一些表現手法,在運思謀篇、遣詞造句、文筆風格以及記敘、描寫、議論與抒情的結合上表現了獨特的色彩。

1.烘托、對照手法。作者除了直接敘描故都的“秋”外,著意以南方的“秋”為寫照,烘云托月似的映襯出故都秋的濃度與特色。如第二、五、六、十三段,都通過關聯詞如“但”“或”“可是”“并且”等連詞和“也”“更”“都”“總”等副詞將南北的秋姿、秋色、秋味、秋意進行類比,或以正襯反,或以反顯正,或肯定中見出否定,或否定中加強肯定,動用多種句式從側面顯示出了故都秋的“量”與“質”的特色來。表面上,作者好像閑情信筆; 而實際上,作者正是通過這間接手法將讀者引入秋的里層,去體會那故都的秋味,去領會那故都秋意,去思考那秋的人生。

2.復沓、跌宕手法。讀過《故都的秋》,難免有這種感覺:這是詩式的散文,還是散文式的詩?其實,作者是飽含詩情寫散文的。我們讀這篇寫景文字,之所以有一種情深意切的快感,這不正是“詩”的功力嗎?作者賦予《故都的秋》以滿腔的激情,無論禮贊或哀憐,無論熱烈或悲涼,我們總深感作者的情是真切的。這種表達效果的產生,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復沓、跌宕手法的運用。這種反復詠嘆的手法雖淵源流長,但用在現代散文中,且用得恰到佳處,的確是難能可貴的。如,對古今文人很少提及的“秋味”這個抽象的“觸覺”,作者一共提到五次,再加上一些富于“秋味”的描寫鏡頭,使本來抽象的東西也成為可感觸的具體物象了。當然,本文最主要的復沓、跌宕還不在于具體的“物象”上,而在于它的旋律和情味上,通過“旋律”和“情味”,反復撥動讀者對于“秋”的宏觀與微觀的認識與深化的感情。所以,作者在結構上采取了敘述、描寫與議論、抒情相結合的方法,因情生景,借景發情,將“物”“我”“主”“客”完美地統一到“意境”這個極點上,通過讀者的美感經驗而完成作者所要傳遞的思想。

3.清新典雅、酣暢淋漓的語言風格。能否這樣說,《故都的秋》不是寫出來的,而是作者的閑情漫話。從開篇到結尾,這里沒有文字的雕飾痕跡,但每個詞語、句式,卻又好像未經“爐火”而已到了“純青”的程度。如在選擇搭配詞語上,作者似乎是很灑脫地從生活中揀來的,平凡極了;可是它們又是那樣精當,搭配在一起就再也無法拆開了。名詞如“蘆花”“柳影”“蟲唱”“夜月”“鐘聲”等宏觀的秋色、秋聲,以及“飛聲”“日光”“藍朵”等微觀的秋色、秋聲,它們配搭得勻稱和諧,最能調動讀者的情感。這些物象聲色,本是現實中無處不有的,但被作者隨意揀來配在一起,就產生了特別的美感效果。再如動詞與形容詞,作者是很注意它們的表現力的,盡管作者是精心選擇與搭配的,但讀者卻感到一種純樸自然的美。看那北國的“秋”,“來得清,來得靜,來得悲涼”,而我們南國的“秋”正是“草木凋得慢,空氣來得潤,天的顏色顯得淡”,這里的動詞、形容詞所代表的動態、特征就在讀者的周圍,所以感到平易親切、酣暢明快。在句式的選擇上,作者多用短句,但長短相間;多用整句(尤其多用排比),但整散結合:形成了一種既典雅、又灑脫的風格。如文章的后半部分從中外文人學士對“秋”的那種“深沉”“幽遠”“嚴厲”“蕭索”的感觸,引導讀者領略“中國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接著筆鋒一轉,來了一大段對“南國之秋”的速寫,以映襯“北國之秋”的特色。這段“速寫”中運用了多種句式,但仍以短句、整句為主,雅俗熔于一爐,特別能代表作者的語言風格。

“一語天然萬古新,去掉豪華見純真。”清水出芙蓉,閑筆出真情。這些話概括《故都的秋》的語言特色,是當之無愧的。

(選自《散文寫作藝術指要》,東方出版社1997年版)

 

 

 

相關人物

茅盾  梁衡  柳青  老舍  魯迅  劉白羽  劉心武  戴望舒  戴思杰  戴來  鄧拓

相關文章

從抗戰政論雜文看郁達夫及其人格精神   漫論郁達夫   郁達夫被日本憲兵殺害   郁達夫的東瀛之戀   魯迅、郁達夫日記比較閱讀   郁達夫簡介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压庄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