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棋牌游戏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vbfatj.icu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斛律光

    斛律光(515—572.8.22),字明月,朔州(今山西朔縣)人,高車族,南北朝時期北齊名將。

    斛律光出身于將門之家,其父斛律金,官至北齊大司馬、左丞相、咸陽郡王,因在軍中吟唱《敕勒歌》而名揚古今。其弟斛律羨為都督幽州刺史,負責抵御突厥入侵。

    斛律光為長子,馬面彪身,神爽雄杰,不善言談少工騎射,以武藝知名。初為侯景部下,時彭樂謂高敖曹說:“斛律家小兒,不可三度將行,后奪人名”(《北史·斛律光列傳》)。北魏末年,斛律光隨斛律金西征,擒敵將莫孝暉,時年十七歲,高歡將其擢升為都督。后為高澄引為親信都督,不久為征虜將軍,累升衛將軍。

    東魏武定四年(546)十一月,高澄至晉陽打獵,見一大鳥在云際飛翔,斛律光引弓射之,正中其頸,大鳥如車輪般盤旋而下,落地后方知是一只大雕。高澄取而視之,對斛律光大加贊賞丞相屬邢子高見后慨嘆道:“此射雕手也”(《北齊書·斛律光列傳》),所以當時號稱為“落雕都督”。

    東魏武定五年(547)斛律光被封永為樂縣子。是年正月,東魏司徒侯景叛東魏降梁十一月,東魏慕容紹宗進攻侯景,兩軍對壘于渦陽(今安徽蒙城),慕容紹宗大敗,退回譙城。斛律光張恃顯責備慕容紹宗,慕容紹宗對二人說:“吾戰多矣,未見如景之難克者也。君輩試犯之!”二人披甲將出時,慕容紹宗又告誡二人:“勿渡渦水”(《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十》)。二人軍于渦水北,斛律光率輕騎射侯景,侯景隔水對斛律光說:“爾求勛而來,我懼死而去。我,汝之父友,何為射我?汝豈自解不渡水南?慕容紹宗教汝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十》)!斛律光無以應。侯景派田遷射斛律馬,穿胸而入,斛律光換戰馬藏于樹后,但仍被射中,只得退回軍中,張恃顯被擒,斛律光只好逃至譙城。后兼左衛將軍,進爵為伯。

    北齊天保元年(550),高洋代東魏稱帝,國號齊,是為文帝宣帝。斛律光開府儀同三司,別封西安縣子。北齊天保三年(552)斛律光隨文帝宣出塞,討庫莫奚于代郡斛律光率先破敵,多斬敵軍首領,同時還繳獲大批雜畜。回軍后,斛律光任晉州刺史。

    時北周有天柱、新安、牛頭三個戍堡,屢次騷擾邊境。北齊天保七年(556),斛律光率步騎5000襲破之,又大破北周儀同王敬俊等,俘500余人,雜畜千余頭。北齊天保九年(558),又率軍取北周絳川、白馬、澮交、翼城四個戍堡。同年任朔州刺史。

    北齊天保十年(559),斛律光任特進、開府儀同三司。二月,斛律光率1萬騎兵擊北周開府儀同三司曹回公,斬之柏谷城主薛禹生棄城而逃,斛律光遂取文侯鎮,立戍置柵而還。

    北齊乾明元年(560)斛律光任并州刺史。同年,北齊改元皇建,斛律光進爵巨鹿郡公。時樂陵王高百年為皇太子,孝昭帝高演以斛律光世代醇謹,又是功勛王室,便納其長女為太子妃。

    北齊太寧元年(561)十月斛律光任尚書右仆射,食中山郡干。次年五月,斛律光任尚書令;七月,升為司空。河清二年(563)三月,斛律光率步騎2萬于軹關西筑勛掌城,并筑長城二百里,置十二戍。九月,周武帝宇文邕派柱國楊忠率領1萬步騎兵與突厥聯軍自北道南下攻北齊;派大將軍達奚武率3萬步騎兵自南道出平陽(今山西臨汾),成南北夾擊之勢,約定于晉陽(今山西太原西南)會師,合攻北齊。十二月,楊忠部進入北齊境,連克20余城。并于陘嶺(今山西代縣西北)山口突破北齊防線。旋與突厥木桿、地頭、步離三可汗所率10萬騎兵會合,自恒州(今山西大同市東北)分三路繼續進攻。時值大雪,北齊武成帝高湛冒雪由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兼程趕至晉陽,斛律光也奉命率領3萬步騎兵駐守平陽,以御達奚武軍。

    河清三年(564)正月,北齊以全部精兵發起突擊,大敗楊忠和突厥軍。時達奚武軍到平陽,還不知楊忠已退兵,斛律光遺書于達奚武說:“鴻鵠已翔于寥廓,羅者猶視于沮澤”(《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十九》)。達奚武得書遂率軍撤還,斛律光率兵追擊,入北周境,俘2000余人而歸。斛律光至晉陽去見武成帝,武成帝見新遭敵軍入侵,抱斛律光頭而哭。當初文宣帝在世時,北周常懼北齊西渡,以至每到冬天,都守河椎冰。武成帝即位后,啟用寵愛之人用事,至使朝政漸紊,反而北齊要每天守河椎冰,防北周入侵。斛律光對此非常憂慮,說:“國家常有吞關、隴之志,今日至此,而唯玩聲色乎”(《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十九》)

    三月,斛律光升為司徒。四月,斛律光率騎兵北討突厥,獲馬千余匹。九月,武成帝高湛為改善與北周的關系,曾派人將住在晉陽(今山西太原)的北周權臣宇文護之母送往長安(今陜西西安西北)。不久,突厥在塞北集合兵力,遣使告訴北周,約定再次聯兵攻齊。宇文護感念高湛送母之恩,不想再討北齊,但又怕違背了和突厥的約定而更生邊患,不得已,乃征內外諸軍20萬人東進。十月,宇文護軍至潼關(今陜西潼關東北),派尉遲迥率精兵10萬為前鋒直指洛陽;大將軍權景宣率荊襄之兵前往懸瓠(今河南汝陽);少師楊鍘進攻軹關(今河南濟源西)。

    十二月,北周軍乘勝進攻洛陽,三旬未克,宇文護分兵切斷河陽(今河南孟縣)道路,以阻遏北齊援兵。北周諸將輕敵,以為北齊軍必不敢出,因而戒備不嚴,僅派少量偵察人員作例行偵察。斛律光和蘭陵王高長恭救援洛陽,因畏懼周軍兵力強盛,不敢前進。高湛無奈,與并州都督段韶一起自晉陽南下,親督諸軍解救洛陽。段韶與諸將登邙阪(今洛陽東北)觀察北周軍形勢。至太和谷(今河南洛陽東)與北周將遭遇,即傳令諸營結陣以待。以段韶部為左軍,長恭部為中軍,斛律光部為右軍,周軍不意齊軍突至,軍心不穩,倉卒上山迎戰,段韶且戰且退誘敵深入;俟其疲憊發起反擊,大敗北周軍。周軍全線潰退,達奚武、宇文憲、王雄等被迫撤軍。王雄馳馬沖入斛律光陣中,斛律光光退走,王雄緊追。斛律光左右一時皆散,只剩一奴一矢。王雄執槊,與斛律光相距不過丈余,對斛律光說:“吾惜爾不殺,當生將爾見天子”(《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十九》)。斛律光沉著發箭,正中王雄額頭,王雄抱馬而逃,回營后死去,北周軍大懼。斛律光乘勢掩殺,斬3000余人,盡收其甲兵輜重,尉遲迥、宇文憲僅以身免。斛律光以死者積為京觀。武成帝至洛陽策勛班賞,升斛律光為太尉,又封冠軍縣公。

    天統元年(565)四月,后主高緯即位,斛律光轉大將軍。天統三年(567)六月,其你斛律金去世,斛律光與其弟斛律一起辭官。是月,后主下詔將斛律光兄弟復職。閏六月,后主斛律光為太保,襲爵咸陽王,并襲第一領民酋長,另封武德郡公,徙食趙州干。

    天統五年(569)八月,北齊將獨孤永業攻擾北周,北周人殺孔城(今河南伊川西南)守將能奔達以城降北齊。九月,北周武帝命齊公宇文憲與柱國李穆等率軍擊北齊,筑崇德等五城后圍攻宜陽,并斷絕宜陽糧道十一月,后主升斛律光為太傅。

    武平元年(570)正月,斛律光奉命率步騎3萬救宜陽。軍至定隴,與屯兵鹿盧交的北周將張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彥、開府司水大夫梁景興等相遇。斛律光身先士卒,英勇出擊,宇文桀軍一觸即潰,大敗而逃,斬2000余人,北齊軍直入宜陽斛律光雖屢破北周軍,但未解宜陽之圍。與周軍對峙10旬,乃筑統關、豐化(均在今河南宜陽境)二城,以通宜陽糧道而還。斛律光退走時,宇文憲率5萬周軍追擊,斛律光縱反擊,俘北周開府儀同三司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韓延等。宇文憲又令宇文桀、大將軍中部公梁洛都、梁士彥、梁景興率步騎3萬,于鹿盧交斷路攔擊,斛律光與韓貴孫、呼延族、王顯等合擊,大破之,斬梁景興,獲馬千匹。二月,斛律光因功被封為右丞相、并州刺史。

    十二月,斛律光自平陽率步騎5萬進抵汾北,筑華谷、龍門(今山西河津西)二城,與韋孝寬對峙。斛律光至汾東,與韋孝寬相見,斛律光說:“宜陽小城,久勞戰爭。今既入彼,欲于汾北取償,幸勿怪也。”韋孝寬回答道:“宜陽彼之要沖,汾北我之所棄。我棄彼圖,取償安在?且君輔翼幼主,位重望隆,理宜調陰陽,撫百姓,焉用極武窮兵,構怨連禍!且滄、瀛大水,千里無煙,復欲使汾、晉之間,橫尸暴骨?茍貪尋常之地,涂炭疲弊之人,竊為君不取(《周書·韋孝寬列傳》)。斛律光進圍定陽(今山西吉縣),筑南汾城以逼之,相附者萬余戶。字文憲聞訊,即解宜陽之圍,馳救汾北,宇文護亦出屯同州(今陜西大荔),與之呼應。

    武平二年(571)正月,斛律光在汾北筑平隴、衛壁、統戎等13城,拓地500余里。韋孝寬自玉壁發動攻擊,也為斛律光所敗,俘斬周軍數以千計。斛律光又被封為中山郡公,增邑一千戶。

    三月,北周宇文憲自龍門渡河,攻拔北齊軍新筑之五城,斛律光被迫退守華谷。為策應斛律光,北齊太宰段韶、蘭陵王高長恭率軍下南抵御北周軍,攻克柏谷城(今河南宜陽南)后返回。四月,北周將宇文純攻拔宜陽等9城,斛律光率步騎5萬救之。六月,斛律光與北周軍在宜陽城下交戰,取北周建安等四戍,俘千余人而還。

    斛律光未至鄴城,后主便下令散兵,斛律光認為“軍人多有勛功,未得慰勞,若即便散,恩澤不施(《北齊書·斛律光列傳》)。于是密通表請使宣旨,軍隊仍然前行。朝廷發使遲留,軍還,將至紫陌,斛律光仍駐營待使。后主忽聞斛律光軍至,心中甚為不滿,急令舍人召斛律光入見,然后宣勞散兵。十一月,封斛律光為左丞相,又另封清河郡公。

    斛律金死時,斛律光為大將軍,斛律武都和斛律皆為開府儀同三司,出鎮方岳,其余子孫也皆封侯貴達。斛律家一門一皇后、二太子妃、三公主,尊寵之盛,當時無人可比。所以斛律金生前常告誡斛律光說:“我雖不讀書,聞古來外戚梁冀等無不傾滅。女若有寵,諸貴人妒;女若無寵,天子嫌之。我家直以立勛抱忠致富貴,豈可藉女也”(《北齊書·斛律金列傳》)?后斛律金想辭官回家,卻沒有被齊帝批準,斛律金常以此為憂。斛律金死后,斛律光也怕惹來禍患,所以“居家嚴肅,見子弟若君臣。雖極貴盛,性節儉,簡聲色,不營財利,杜絕饋餉。門無賓客,罕與朝士交言,不肯預政事。每會議,常獨后言,言輒合理。將有表疏,令人執筆,口占之,務從省實”(《北史·斛律光列傳》)。

    齊后主昏庸無能,寵信小人,使北齊政治非常腐敗。尚書右仆射祖珽,權傾朝野,斛律光對其非常反感。一次斛律光在朝堂垂簾而坐,祖珽不知,便乘馬過其前。斛律光大怒,對人說:“此人乃敢爾”(《北齊書·斛律光列傳》)!祖珽在內省,言聲高慢,正好斛律光路過,聽到后,又非常和氣。祖珽知道后,便收買了斛律光的從人,問道:“相王嗔孝征耶?”從人回答道:“自公用事,相王每夜抱膝嘆曰 :‘盲人入,國必破矣’”(《北齊書·斛律光列傳》)!時穆提婆要娶斛律光的庶女,但被斛律光拒絕。后齊帝賜穆提婆晉陽的田地,斛律光又在朝中說:“此田神武帝以來常種禾,飼馬數千匹,以擬寇難,今賜提婆,無乃闕軍務也”(《北齊書·斛律光列傳》)?從此,斛律光和二人結怨。

    由于斛律光善于用兵,所以北周名將韋孝寬對其頗為忌憚,因此命令曲嚴編造歌謠, 說:“百升飛上天,明月照長安”,“百升”就是一斛。還說“高山不推自崩,槲樹不扶自豎 ”。又趁機添油加醋:“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饒舌老母不得語 。”并叫兒童歌之于路。然后在齊帝面前誣陷斛律光:“斛律累世大將,明月聲震關西,豐樂威行突厥,女為皇后,男尚公主,謠言甚可畏也”(《北齊書·斛律光列傳》)。又以斛律光違令率軍入京之事為借口,說斛律光蓄意謀反。

    武平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公元572年8月22日,資治通鑒》記載為六月戊辰,有誤,本文以《北齊書·后主紀》和(《北史·后主紀》)所載七月戊辰為準)斛律光被后主誘至涼風堂,劉桃枝從后面撲向斛律光,但沒撲倒,斛律光說:“桃枝常作如此事,我不負國家”(《北史·斛律光列傳》)。劉桃枝與三名勇士用弓弦將斛律光勒死,時年五十八歲。然后后主下詔稱斛律光,將其弟斛律羨及子侄十五歲以上同時殺害。唯幼斛律鐘只有幾年歲,才得以幸免。后官至北周崇國公、隋朝驃騎將軍。

    斛律光死后,祖廷派祖信去抄沒他的家產,然后問其抄得何物,祖信說:“得弓十五張,宴射箭一百,貝刀七口,賜槊二張。”祖廷又厲聲問:“更得何物?”祖信說:“得棗子枝二十束,擬奴仆與人斗者,不問曲直,即以杖之一百”(《北史·斛律光列傳》)。祖廷聞后大為慚愧。

    斛律光“少言剛急,嚴于御下,治兵督眾,唯仗威刑。版筑之役,鞭撻人士,頗稱其暴。自結發從戎,未嘗失律,深為鄰敵所懾憚(《北齊書·斛律光列傳》)。出征時,“軍營未定,終不入幕,或竟日不坐。身不脫介胄,常為士卒先。有罪者,唯大杖撾背,未嘗妄殺。眾皆爭為之死(《北史·斛律光列傳》)。所以斛律光被殺后,朝野皆為之痛惜。周武帝聞斛律光死,大喜,下令大赦境內。北齊承光元年(577年),北周發兵滅亡北齊,周武帝追贈斛律光為上柱國、崇國公,并指著詔書說:“此人若在,朕豈能至鄴”(《北齊書·斛律光列傳》)!

    點評:“光以上將之子,有沉毅姿,戰將兵權,暗同韜略,臨敵制勝,變化無方。自關、河分隔,年將四紀,以高氏霸王之期,屬宇文草創之日,出軍薄伐,屢挫兵威。而大寧已還,東鄰浸弱,關西前收巴蜀,又殄江陵,葉建瓴而用武,成并吞之壯志。光每臨戎誓眾,式遏邊鄙,戰則前無完陣,攻則罕有全城;齊氏必致拘原之師,秦人無復啟關之策。而世亂讒勝,詐以震主之威;主暗時艱,自毀籓籬之固。昔李牧之為趙將也,北翦胡冠,西卻秦軍,郭開譖之,牧死趙滅。其議誅光者,豈秦之反間歟?何同術而同亡也!內令諸將解體,外為強鄰滅仇。嗚呼!后之君子,可為深戒者歟(《北史·斛律光列傳》)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宜陽、汾北之戰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压庄龙虎